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网>新闻>妈祖新闻

跨越海峡的心灵之旅

2018-10-02 07:55 莆田网

台湾妈祖信众用炮拼出“恭迎湄洲妈祖”等字样,可谓虔诚。

去年湄洲妈祖巡游到台湾各个宫庙时,四处人山人海迎驾。

湄洲日报记者 吴伟锋 摄

  湄洲岛的“第12个村”

  没想到会遇到高丹华女士。她是纪录片《那么近,那么远》讲述人,乌丘屿人。乌丘由金门县代管,距离湄洲约18海里,说的也是莆仙方言。1949年,一程海路隔绝了她父亲和伯父。

  乌丘原是湄洲渔民在鱼汛期间暂时落脚的地方,后来有些人选择了定居岛上。岛上奉祀从湄洲妈祖祖庙直接分灵的妈祖。《发现乌丘屿》记载一则传说,湄洲祖庙前原有一个池塘,信众想用石料填埋成迎神赛会的广场,但池塘水位一直不见涨,所投石料也不见踪影。若干年后,渔民船队在海上遇见风暴,祷告妈祖时便发现乌丘这个着陆点。这仿佛是妈祖多年的苦心经营,为了渡过一场劫难并开辟新的渔场。

  两岸开放探亲伊始,乌丘屿人路线图是这样的:乘坐每隔十天一趟的轮船去台中港,台中乘车到桃园机场,桃园乘坐飞机前往香港,香港转机到福州,福州乘坐大巴到莆田,莆田转车到渡船头,乘着舢板到东蔡古渡口,一路不停周转颠簸,这才算是上岸了。

  如今,乌丘回湄洲的路程不再周折,一趟“海峡号”不过2个半小时。乌丘人享受岛民待遇,10元船票也就到家了。乌丘被人称为湄洲岛的“第12个村”。

  别样的狂欢

  去年9月30日,是湄洲妈祖巡游台湾徒步绕境的唯一一天。早上7点,来自台北的城隍庙、慈惠堂的队伍已经进驻慈惠宫周边,更远的云林县北港朝天宫的阵仗也摆好了架势。

  8点一到,起马炮三声巨响。花车首先驶出,车身两侧摆出“湄洲”“妈祖”字样。报马仔、三太子、将军会、八家将、锣鼓队、装阁车、旋转凉伞等传统阵头逐一亮相,台湾地区特色的青春靓女的热舞、古典音乐的弹奏、山寨学样的军乐,值得一提的是,妈祖及陪神的人偶是充气式的,憨态可掬、萌动万生,小黄人、蝙蝠侠、蜘蛛侠卡通形象左右躁动、点起嗨浪,队伍浩浩荡荡,大有旌旗摇晃、声乐冲天之势。

  平常,一个宫庙只在自己的境内开展巡安,祈求合境平安。这次妈祖巡台,不同“归属地”的妈祖“移动”了,“联通”在板桥地区,甚至城隍爷、土地公等人气值数超高的神祗也参与其中。有人说,也只有湄洲妈祖才有这种号召力,把不同区域的妈祖、不同属性的神祗、多重信仰的善众集合在一起。

  一缕香火,是普通人和神明之间的媒介,默念的祈愿直达妈祖驾前。一路上,信众摆设香案,燃起3枝香,眼神和面容满是虔诚。在鞭炮声里,在耳膜的震颤中,在香火氤氲间,不少信众徒步跟完了全程。

  妈祖一直在身边

  和佛陀一样,妈祖也有尘世间的凡名林默,有她牵挂的父母林愿、王氏,以及溺于海难的兄长洪毅。她暗下重誓、梳发立志、心许大海,从此割舍了情欲和杂念,却成就了大爱的境界,超越时空的限制而长存海内外。这和乔达摩放弃王位和妻儿,解救世间悲苦的故事脉络,有着惊人的巧合。

  直到如今,在台湾许多宫庙的墙壁或梁上,妈祖保佑先民驾船到港开垦的故事屡见不鲜。以妈祖命名的道路,如鹿港小镇的“妈祖大道”车流如梭、旱溪乐成宫前的妈祖巷人潮涌动,妈祖俨然融入百姓生活的日常。

  湄洲妈祖驻跸的宫庙里,看到不少落款为“义女XXX”题赠的花篮。在慈惠宫,一位带着七八岁大的女儿的母亲打听妈祖驻跸的具体时间。她说婆婆和妈祖是同一天生日,如今已经往生了。这次专程带女儿来拜妈祖,填补女儿缺失奶奶的遗憾。在信众眼中,妈祖的角色是多元的,也是互通和包容的,随着年龄和境遇的变化而变。不变的是角色本身的慈祥和慈悲,怪不得,很多妈祖庙都冠以“慈”字,慈惠宫、慈祐宫、慈护宫等等……为了欢迎大陆祖庭妈祖,有些宫庙的老人连续几日聚在一起,商量、筹备、布置,像是隆重地迎接自己多年未见的至亲一样。

  大甲镇澜宫附设有幼儿园,关怀着下一代;旱溪乐成宫成立奖助学金,用于激励周边户籍中成绩优秀和家庭困难的学生,把妈祖的香火钱匀到教育等未来事业,把大爱精神远播于外、深植于心。这让我们觉得,妈祖一直在身边,从未走开。 (肖龙华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